古人买房很容易?错!名人买房不用操心?又错!其实在中国历史上,房子常常与当下一样稀缺,住房问题同样是一个让百姓苦恼的社会热点。苏辙说“我老未有宅,诸子以为言”;陆游言“犹愧先楚公,终身无屋庐”;欧阳修进京后感叹“嗟我来京师,庇身无弊庐”。而为了解决住房问题,古代的各级政府部门也想了不少法子。

  说起中国古代的住房制度,最有趣的,当数官员的住房问题。在人们看来,封建社会的官员是吃皇粮的特权阶层,他们的住房问题皇帝当然也管。然而,事实却并非如此。

  秦汉至魏晋南北朝时期,一般朝廷官员根本不敢奢望有自己的房子。秦朝官员的工资,实行“秩石制”,直接发粮食当工资。官员职位越大,也仅仅意味着,他能领到更多的粮食,并没有其他特权。从西晋开始,为优待官员,才正式按照官品占田。然而,皇上给的地,和官员任职的地方常常不一致,而且按照唐朝末年之前的规矩,一旦官员退休,在职时的俸禄一律停发,这地也得还给皇帝。

  为了省却许多麻烦,更是为了办公的需要,许多官员就直接把家安在了条件相对优越的衙署里——或者叫机关宿舍更合适。异地做官,则举家搬迁到新宿舍。如果不幸被淘汰出官场,那就想办法另谋生路或者回老家过日子。

  唐末以后,退休的官员有幸能领到一半的俸禄,但退休后的住房问题,政府还是不管。南宋还规定凡各级地方政府官员休官后,三年内不许在任职地居住,倘在当地有亲属,或置有财产,三年以后也不许居住,违反者处一年徒刑。【详情】

  在唐代,国家向在京的朝廷官员提供免费的单身宿舍,若甘愿打光棍,则可居住其中。《唐语林》记“赵历祠部郎,同舍多以祠曹为目”,此“同舍”即含有同住一个宿舍的意思。

  唐玄宗时副宰相卢怀慎住宅之简陋令人咋舌。一次他休病假,同僚宋王景、卢从愿等去他家探病,但见“器用屋宇,皆极俭陋”,卢怀慎“卧于弊箦单席,门无帘箔,每风雨至,则以席蔽焉”(《明皇杂录》),堂堂大唐的副总理就躺在一张破席上养病,大门上连一副像样的门帘都没有,就靠一张破席挡风遮雨,可见其居住条件之恶劣。

  从古至今,房子的地理位置一直都是决定其价格的重要因素。古代都城寸土寸金,高昂的房价让人“望房兴叹”。

  虽然白居易出身干部家庭,但因为家里大人死得早,并且是清官,家里条件很不宽裕。所以买房这事儿就得靠自己努力了,自己买不起,那就只能先租着了。

  唐朝著名诗人白居易28岁考中举人,29岁考中进士,32岁参加工作,是当时的正九品“校书郎”,也就类似现在的一个处级干部。身为唐朝有编制的公务员,白居易工资不低,每月一万六千钱。相当于现在的月薪8K。

  靠这些薪水,白居易能买房吗?不能。因为他刚参加工作,薪水再高,也得攒上一段时间,况且唐朝中后期,京城长安的房价可不便宜。单位不安排住宿,自己又买不起房子,白居易跑到长安东城的常乐里,租了已故宰相家的一个亭子,在那儿安顿下来。虽然亭子跟现在的隔断间不一样,但档次是差不多的。

  又过了两年,白居易想把母亲和弟弟从安徽老家接到首都来住。可是他在的这座亭子自己住都紧张,何况再把母亲接过来?于是他去了趟陕西渭南,在渭南农村买了一所房子。在农村买房之后,白居易让母亲和弟弟搬到了渭南新家,他自己呢,因为要上班,所以还得在常乐里租房住。不过每逢休假,他就骑着马去渭南跟家人团聚,第二天再赶回去上班。

  就这样白居易继续升官,先后去重庆、杭州、苏州当“市长”,工资越来越高,积蓄越来越多,终于开始在大城市买房。

  公元821年,白居易50岁,当过一任重庆“市长”之后,在长安买下第一所房子。在此以前,他在长安一直是租房居住的。租房的时间,从他32岁参加工作开始,到50岁买房结束,不多不少,总共18年。白居易有诗云:“游宦京都二十春,贫中无处可安贫。”他说自己租房的时间长达“二十春”。

  徐文长的一生可谓是穷困潦倒,从20岁成家,到40多岁写《镇海楼记》,当中20多年的时光,他都没有一个固定的、属于他自己的住所。当倒插门女婿的时候,他住岳父家的房子;不当倒插门女婿的时候,在外面租房。绍兴的胡同,杭州的寺院,都曾有他租房的记忆。

  徐文长买曾过房子,那是在入赘潘家之后没几年,大概听了别人说的闲话,觉得做倒插门女婿脸上无光,要出去另立门户,于是在绍兴买房。买房用的钱,也许是父亲分给他的那份儿遗产,也许是他从朋友那儿借的,也许他那个当“县政府办公室主任”的岳父帮了他一把,总之他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。万万没料到的是,他买的这套房子存在产权纠纷,刚住进去就被赶了出来,连交出去的购房款也“鸡飞蛋打”。这是徐文长又一次被命运恶搞。当然您也可以说他不懂得房地产交易的“猫腻”,不打听清楚就去买房,活该“鸡飞蛋打”。

  公元1561年,胡宗宪在杭州建成大型景观建筑镇海楼,让徐文长写文章纪念此事。他写了一篇《镇海楼记》,胡宗宪读了大喜,说:“听说徐师爷没能买上房子,这些年一直在外面租房,你们把会计喊过来,让他从账上拿出220两银子,送给徐师爷买房子用!”

  220两银子的稿费,以一两折合人民币570元计算,相当于12.5万元。这点儿钱搁现在,最多够在三线城市为一套小户型付首付,但搁在徐文长那个时代,是完全可以买一套很像样的大房子的。

  于是徐文长拿着这些银子,在绍兴城区东南郊买了一套二手别墅。这所别墅占地10亩,建房22间,有一个超大的院子,外面用篱笆围着,里面种了几十棵果树,大门口栽了几十竿竹子,还挖了两口池塘,用来养鱼、种荷花。什么时候来了客人,徐文长站池塘边撒一网鱼,下厨烹制,就着果树上结的果子下酒,喝醉了,就在院子里唱歌,非常潇洒。什么时候来了客人,徐文长站池塘边撒一网鱼,下厨烹制,就着果树上结的果子下酒,喝醉了,就在院子里唱歌,非常潇洒。

  因为是用稿费买的,所以徐文长为这所别墅取名叫“酬字堂”,这个“酬”字,既有稿酬的意思,也有酬谢胡宗宪的意思。